芬蘭人教你怎麼逛赫爾辛基 ︳藝術家和作家梅悠

jiujiu 174 2021-02-07 15:57:28

生活在城市裡,偶遇的驚喜很重要」

梅悠·尼斯卡拉(Meiju Niskala)

梅悠·尼斯卡拉

年齡:41歲

職業:藝術家、作家

住在: 赫爾辛基

不為人知的一面:我在鄉下養了一些羊和雞,用於心理治療,我還有一個巨大的花園。其中一隻雞名叫「蓋利亞裡」,另一隻叫「艾依拉比爾吉塔」。它們都很特別,但卻是最好的朋友。

Photo:  赫爾辛基旅遊局

「赫爾辛基最棒的地方就是大海。大海是流動性的,它與人息息相關,不斷提醒人們新的可能性。在飛機發明之前,大海很有生氣。它是通往遠方的紐帶,是冒險的機會。」

藝術家兼作家梅悠·尼斯卡拉2006年剛搬來赫爾辛基的時候,常常爬上奧林匹克體育場的高塔,從塔頂眺望這座城市。從高處看去一切一目了然。「我試圖從那裡瞭解這座城市,從更寬廣的視角看它。」

梅悠來自芬蘭中部,先搬到圖爾庫,後來定居在赫爾辛基。她喜歡首都卡達亞諾伽(Katajanokka)區的漂亮建築,喜歡這座城市裡的許許多多花圃和植物園。赫爾辛基最棒的地方,就是幾乎伸手就能觸及的大海。梅悠從家裡到工作室步行只需20分鐘,每走一遍都讓她非常開心。這條路線沿著海岸延伸,而且一路上遇到的人不多。

Photo: Jussi Hellsten,赫爾辛基旅遊局

「就是在這時,我強烈地感覺到所有這一切是註定為我而存在的,我享受這一刻。在一座城市裡,能夠擁有這樣的時刻和空間並獲得這種感受,是很重要的。」

梅悠所需要的故鄉,是熟悉的地方與驚喜發現之間的一種理想平衡。「想喝咖啡,就去咖啡館,欣賞一下城市風景線。生活在一座城市裡,偶遇驚喜是很重要的。舉個例子,我很喜歡城市裡的仲夏時節,這時候的赫爾辛基完全安靜了下來,被滑板愛好者佔領了。」

「城市越來越密集,這是不可取的」

梅悠曾在赫爾辛基和圖爾庫等地製作互動式藝術作品。她認為重要的是:不同地區高度多元,見證時代的變遷:艾伊拉(Eira)的老城區、薩爾基涅米(Särkiniemi)的木屋、塔帕尼拉(Tapanila)的木質住宅區、色彩繽紛的小霍帕拉赫蒂(Pikku Huopalahti),以及蒙基沃裡(Munkkivuori)的老樹。

Photo: Julia Kivelä,赫爾辛基旅遊局

「我有一個願望,就是空間能夠多元化。城市越來越密集,這是不可取的。」「我的生活方式不是唯一的生活方式」這句話很好地總結了梅悠與赫爾辛基的關係。她認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不同類型的人和環境,並帶著好奇心與他們交往是很重要的。當梅悠住在卡裡奧(Kallio)區的時候,她有時會去索奈寧(Sörnäinen)養老院的院子裡坐坐。

「通過結識不同類型的人,我能夠更多地瞭解人和生活。一個城市既要有自行車愛好者,也要有拄著助行器慢慢走的人,這很重要。這是對人的多樣性的一種提醒。」

梅悠推 薦你去這些地方

卡利奧圖書館(Kallio Library)

Photo: [email protected]

年復一年,卡利奧圖書館始終保持著它的魅力。我儘量每隔幾周就去一次。在雜誌架前,可能會有一個人站在我身邊,他/她的人生故事與我的完全不同。在那種只容得下一種類型的人的地方,我很快就會逃出來。

IPI Kulmakuppila

Photo: [email protected]

 IPI 咖啡館雇用智障人士,這是一項非常有價值的舉措。應當讓人們看到差異,例如在智力殘疾方面。我母親是精神病院的老師,我父親是聾啞學校的教師。差異一直是生活中很重要的組成部分,我也是在這個框架下長大的。正視差異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不這樣做,人就不成其為人。

樺樹島(Koivusaari)

樺樹島地鐵站直接通往大自然。每當想到這個迷人的區域很快就會被建築物填滿,我就感到難過。城市越來越密集,這是不可取的。市中心不應過度膨脹。一座城市裡既需要有密不透風的地方,也需要有可以平靜地呼吸的地方。

Leposaari-Kulosaari 公墓

Photo: Jussi Hellsten,赫爾辛基旅遊局

古洛薩里規模很小的老公墓是個有趣的地方。在嘈雜喧囂的環境中,墓地是重要的特殊存在,因為墓地讓你意識到你只是天地間萬物的一份子而已。

幾個公園

凱洛馬基(Kellomäki)、基爾科寧(Kirkkorinne)與古斯塔夫瓦薩(Gustav Vasa)公園

我試著在城市中尋找那些還沒有人滿為患或沒有在地圖上標出來的地方。比方說,沒有多少人知道坐落在拉赫登韋萊(Lahdenväylä)公路旁的老城(Vanhakaupunki)教堂遺址。

用戶評論
上一篇:瑞士聖加侖:時間靜止的地方
下一篇:克羅埃西亞願望清單 | 啟程吧!超療愈登山之旅
相關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