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爾辛基冬日的別樣幸福

jiujiu 184 2021-02-02 14:10:38

赫爾辛基的冬季

有時的確比較暗,

尤其是無雪的那些日子。

然而,不妨試試換個視角,

從哲學角度來思考黑暗,

也許你會驚奇地發現其中的美!

赫爾辛基本地的作家和思想家們

在芬蘭最黑暗的季節裡,

也找到了魔幻的閃光。

當氣溫降到冰點以下,

並且一整天都保持這一溫度,

就算是入冬了。

芬蘭南部的冬季

有時候早在10月中旬就開始了,

有時候則要等到年底前。

赫爾辛基冬季的平均氣溫

一般在攝氏零下3-5度左右。

第一場雪一般在10月中旬落下,

通常從年底開始出現不化的積雪。

赫爾辛基的積雪紀錄是在1966年創下的,

當年測得積雪厚度為89釐米。

而歷史上最少的積雪記錄則出現在2019年。

「黑暗是在輕輕地提醒我們一個時段的結束」

宇宙學家希柯西·拉薩寧(Syksy Räsänen)停下腳步,用自己的所有感官感悟冬季的黑暗。

「我在春季盼夏季到來,在夏季擔心它結束得太早,在冬季盼冬季結束。秋季是我最愛的季節,也是我唯一不盼望任何東西來也不擔心任何東西去的季節。」

「秋季裡,夜晚的空氣凝成了細細的油彩。樹梢染上了明快的色彩,它們把顏色灑向地面,任人踩踏。冬天到來後,它們脫下衣裝,靜候儀式。寒星從空無一物的夜空俯視人間,潮濕的瀝青地面泛著光,很美。」

「所有這一切讓我不禁想起人類的未來。冬季一年一度,在輕輕地提醒我們一個時段的結束,甚至死亡。我們全都終將面對死亡,或遲或早,所以提醒一下又有何妨。」

「我在國外待了八年,十年前搬回了芬蘭。我還記得呼吸這寒冷到結冰的空氣是多麼有趣。肺部一陣清涼,給人一種純淨的快感。」

「然而,赫爾辛基的冬季常常拖泥帶水,讓人感覺像是過了個打對折的冬季。這時我會慶倖至少天氣不是太冷。然而這卻是個負面的缺點,不是件好事。」

「赫爾辛基下雪的時候,我兒時的冬季就會歷歷在目。在我的記憶中,冬季總是很長很黑,雪總是下得很大。雪反射出一種黑光,照亮了光禿禿的樹和荒涼的景物。同時看到黑暗和光明讓人很愉悅——光並不從天上來,而是來自地面。」

「冬季裡,應當留出時間做快樂的事」

社會學家莎拉·朵米瓦拉(Salla Tuomivaara)為黑暗季節設計了一種日曆,裡面排滿了讓人愉悅的活動。
「有人喜歡黑暗和夜晚,但我沒有光不行。我的故鄉在芬蘭北部,這反而讓我覺得赫爾辛基的冬季是一種挑戰。我愛雪,我認為在雪中嬉戲是冬天的一部分。真正的冬季是快樂的源泉,也是有重要文化意義的,但是氣候變化會讓我們失去這些。」
「這就是為什麼你會覺得很難欣賞常常是灰色的赫爾辛基之冬。有雪的冬天漸漸消失,這成了我們共同的經驗與痛苦。不過,我相信無雪的冬天也能激發我們去做一些事情。」
「在黑暗之中,你還是必須考慮怎樣過日子。冬季時我們會積極工作,儘管在黑暗降臨的時候本應放慢節奏。我們應當把節奏放緩,想想是否能做得更少。總而言之,我們應當試著變得更加消極,在最黑暗的季節裡不再恪守早上8點到下午4點的日程。倘若我們能夠靈活安排工作,就能享受光明和美好的那些戶外時段了。」
「許多芬蘭人在談到黑暗季節的生存之道時都有一種清教徒式的道德觀:一個人不應當輕言放棄,而應該恪守日常的節奏。但我覺得與其死守原來的日程,不如以快樂為重。」
「我喜歡為黑暗季節編日曆,裡面排滿我一直在夢想的讓人愉悅的活動:參觀博物館,享用一頓美味的早午餐,享受一次養生護理……我們常常在冬季省略了這些活動,因為工作太繁重,還因為黑暗和天氣迫使我們一下班就直接回家了。然而,假如我們能預先在日曆上把這些小小的樂事都標出來,就很有可能真的會去實現它們。」
用戶評論
上一篇:瓦倫西亞,生態旅遊正當時,看她如何「顯山露水」 !
下一篇:「奇幻仙境」的另一個名字,叫設德蘭
相關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